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谷歌起诉Uber窃取技术案开审,Uber前CEO卡兰尼克被控幕后主使人

时间:2018-03-06 11:35:07       来源:CEO来信

左边为Waymo的自动驾驶汽车,右边为Uber的无人车

2月6日消息,今天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公司Waymo与Uber的“机密盗窃案”终于开庭审理了。谷歌和Uber双方的律师都给出了非常精彩的爆料,许多内部文件被公开了。

首先看原告方谷歌这边,律师提出了以下几点指控:

1、Uber担心在无人驾驶领域被谷歌的Waymo公司打败,于是聘请了Waymo前高管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而恰恰是他窃取了Waymo的14000多份机密档案,如今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已经在去年5月被Uber开除。

2、但本案的指控关键并非是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谷歌的律师将矛头指向了Uber前CEO卡兰尼克,据说他为了让自己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取得领先地位,而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谷歌的律师透露“卡兰尼克先生,彼时的Uber CEO做出的决定显示,他更看重输赢,而不是遵守法律”

3、谷歌的律师说他们已经掌握了Uber内部资料,显示卡兰尼克明确曾经说过“we want their cheat codes(我们想要抄袭他们的代码)”

谷歌律师出示的资料如下:

首先是Uber的“作案动机”——Uber在2015年9月18日的内部资料中曾经说过要在7年里赶超谷歌。

然后是Uber当时面临着与谷歌的巨大差距。在2016年5月13日,一封Uber高管发给CEO卡兰尼克的邮件中提到“我们一开始就与G公司存在巨大差距,我们也已经清醒的意识到要弥补这样的巨大差距,需要付出超常的努力”。这里的G公司,应该指的就是谷歌了。

谷歌指控Uber 前CEO 卡兰尼克在2015年10月份,联系当时身在谷歌旗下公司Waymo担任高管的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表明自己想要购买自动驾驶技术,此后莱万多夫斯基还曾亲赴Uber,向卡兰尼克兜售一家当时并不存在的公司。也正是此时,莱万多夫斯基动了从谷歌离职的心思。

谷歌的律师给出的资料显示,就在莱万多夫斯基去Uber谈判当天(2015年12月11日),他从谷歌旗下的Waymo公司下载了14000份机密档案。

2016年1月4日,莱万多夫斯基在与Uber 前CEO卡兰尼克见面前几个小时,访问过Waymo的专有信息库,并且下载了许多机密文件。

时任Uber先进技术中心 总监的约翰·贝尔(John Bares)在2016年1月21日的会议纪要中曾提到:“TK(卡兰尼克)在法律层面的建议,我们即将那么做了,如何才能风险最小化,代价最小化。”

约翰·贝尔2015年12月20日还曾在与莱万多夫斯基的会议纪要中写道:与君多待一日,便可节省一个月的工作时间,相当于每月节省2000万美元。而当时莱万多夫斯基还是谷歌无人驾驶汽车Waymo的高管呢!

谷歌的律师甚至出示了Uber技术高管约翰·贝尔在2016年4月28日与Uber CEO卡兰尼克的会议纪要,其中贝尔曾明确写道卡兰尼克制定的工作优先级——“现在是战争时期,要想办法偷代码,然后使用它们”

而且Uber的前技术高管约翰·贝尔还曾经在笔记中写道,为什么在Waymo即将成为自动驾驶行业最顶级的公司时,想要离职呢?说实话从这些资料中可以看到,约翰·贝尔留下了很多对谷歌有力的证据,真是神助攻。

从谷歌律师出示的以上资料看,Uber 前CEO卡兰尼克、Uber前技术高管约翰·贝尔、谷歌旗下公司Waymo前高管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之间可能存在泄密关系。

Uber前CEO卡兰尼克(左)与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

再看看被告方Uber律师这边的防守——他们称谷歌列出以上资料都是在讲故事,而现实中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阴谋,也没有抄袭。

Uber的律师坚称莱万多夫斯基所下载的14000份文件从来都没有在Uber内部用过,而谷歌宣称的专有信息只不过是一些公共资料而已。

另外Uber律师还将一切甩锅给了莱万多夫斯基,表示公司非常后悔聘请莱万多夫斯基来Uber,而且他被炒鱿鱼也是因为在自动驾驶项目上表现出了不合作的态度。(不过值得注意的是,Uber炒掉莱万多夫斯基的时间是在谷歌Waymo提起诉讼的3个月后)

Uber只承认在一件事情中做错了,那就是聘请了莱万多夫斯基。

Uber的律师提供了一些资料,表明自己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技术研发能力。

Uber的技术高管

另外Uber的律师还出示了谷歌高管给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的邮件,这位谷歌高管在邮件中表示“自己1年半以前曾建议聘请的人才,被Uber请过去了”。

Uber还爆料称谷歌曾想要破坏Uber对Otto公司的收购。Otto就是莱万多夫斯基从谷歌Waymo离职后创办的自动驾驶公司。

Uber给出的资料显示,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曾经对高管发火,因为他们轻易的让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离职了。此举是想表示莱万多夫斯基是个人才,而谷歌之所以起诉Uber,就是因为Uber得到了这个人才。资料中还说佩奇曾担心莱万多夫斯基离职后可能会做一些与谷歌有竞争的产品。

最后Uber还搬出了自己的竞争对手Lyft,称谷歌花10亿美金投资了Lyft,因此有了打击Uber的动机或理由。

以上就是谷歌旗下的Waymo公司起诉Uber窃取自动驾驶机密案的第一回合。看起来谷歌Waymo作为维权一方还是非常有攻击性的,而且他们出示的证据很充分。不过Uber这边的律师也不弱,竟然能找到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与其高管的来往邮件。

Waymo和Uber的官司最后谁能赢呢?

谷歌是想尽一切办法想给Uber定罪,想证明Uber不仅窃取了技术,而且还用到了实处。而Uber则是甩锅甩的很溜,他们的律师也在用攻心计——谷歌嫉妒人才流失才找Uber麻烦——的方法来影响陪审团。

CEO来信会继续关注之后的案件审理进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