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

阿里架构升级:达摩院、阿里云业务线多位P11、P12高管变动

时间:2022-05-23 09:10:56       来源:雷峰网

日,达摩院和阿里云业务线的多位P11、P12高管发生职务变动。

在达摩院,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达摩院城市大脑实验室负责人华先胜(P11)已于上周五离职,与华先胜搭档的城市大脑高级研究员张磊(P11)也在去年底离开达摩院。

城市大脑实验室,将由阿里最高级别的计算机科学家之一、达摩院副院长周靖人(P12)分管。

而在阿里云业务线,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研究院院长肖利华(P11),也已于5月7日离职创业。

与此同时,选择继续留任的阿里云前中国区总裁任庚(P11),在本周获新任命:阿里云原流量产品事业部与视频云合并升级,成立媒体与融合通信事业部,由任庚领衔。

此前,视频云由阿里技术元老林昊(毕玄)带队,林昊于2007年加入技术迭代最关键时期的淘宝,与小邪、章文嵩、曾宪杰、朱鸿、墙辉、岑文初、余锋等人,为支撑淘宝超高流量的增长,立下了汗马功劳。于去年8月离职创业。

2021年,阿里在组织架构升级中,将张建锋负责的板块改为「云与科技板块」,包含了阿里云、达摩院、钉钉、智能互联(天猫精灵)、头哥五条线。

雷峰网了解到,阿里云和达摩院去年底以来已进行人员分割,把一些达摩院已孵化成熟的产品技术,划出达摩院,之后达摩院以更为独立的形式运营。

1、城市大脑实验室进入周靖人时代

城市大脑是由王坚提出,是阿里云主打多年的金字招牌。王坚退出阿里一线后,以华先胜和张磊领衔的城市大脑实验室,便成为王坚意志的继承者。

该实验室也是达摩院唯一拥有两位P11专家坐镇的实验室,在内部地位颇高。

王坚的退休,以及此次华先胜和张磊的离职,代表着城市大脑正式进入周靖人时代。

2016年加入阿里云并出任首席科学家的周靖人,在2019年达摩院成立不久后,调任至淘宝,向蒋凡和程立双线汇报。颇为乐道的是,虽然周向蒋汇报,但当时P12的周靖人比P11的蒋凡还高一级。

2020年底,周靖人辗转至蚂蚁集团,但蚂蚁对此从未正式官宣,周靖人也未在蚂蚁官网上出现。

短短一年多后,周靖人重新回到达摩院管理层,以副院长的身份,分管城市大脑实验室。

此外,城市大脑实验室在去年也迎来了IEEE Fellow、前安科技华盛顿研究院院长吕乐(P10)。

2、达摩院变动背后:一次大胆的实验室管理创新试验

其实无论是华先胜、张磊,还是金榕、王刚等人的离职,本身不足为奇。

眼下,国内AI科学家出走大厂,重返学术界或创业已成行业常态。

但在这常态化之中,不乏特殊:达摩院在2021年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实验室管理创新试验。

去年在阿里云冲刺900亿目标之际,达摩院具备变现能力的团队,也第一次尝试主动挑战10位数的营收数字,其中城市大脑占一定比重。

具体方式上,达摩院所研发的部分创新产品,通过阿里云业务线对外进行销售。阿里云业务线与达摩院实行双算模式。

海内外科技巨头的研究院做营收,通常有两种模式:

其一,与ToB团队合伙赚客户的钱:把研究院在组织上划入至ToB部门,为解决方案团队做技术支持,ToB部门获得的订单,部分营收额需分配给研究院。但不会对业绩进行强制的考核。

第二种赚钱方式,即内包形式:集团内业务部门若有需求,会向研究院下发需求,研究院会向业务部门按投入人头数和服务器使用量来收费。

达摩院属于第一种,但也有别于第一种:云与科技事业群在去年调整完架构后,达摩院相对而言更为独立,与阿里云的绑定随之变弱。

这种情况有利有弊。

弊在于,把达摩院的部分团队抛入至商战中厮杀,科学家们面临的压力显然是空前的。

但利好之处,是能够让听到炮火声的人指挥战斗。这也与任正非些年来的方法论有异曲同工之处。

2019年任正非在讲话中谈道:我们算法团队要直接杀入到项目中去,一线既有算法又有数据,就容易突破。你们组织优秀的博士形成一个Google式军团,扑上去,就可能把口子撕开。抽象的台一定要有实践东西检验,多几个具体化的台,综合起来才会有抽象台。别关在深宫大院里面,到战场上去,立功去,说不定你就从少尉升少将了。希望你们的Google式军团能率先杀出一条血路来,成功了我会来看你们。

其实些年,不少大公司都在尝试对研究院进行改革,让他们的技术既能顶天,又可立地,顺带体面地把钱赚。

但如何找准阳春白雪和田间地头之间的衡点?这即便放在微软、IBM等有着几十年研究院管理经验的公司身上,仍是个跨世纪难题。

过于阳春白雪,无异于企业自建一所大学,投入只进不出,有背商业规律。

过于田间地头,浓郁的火气自然无法吸引最顶尖的技术人才。

管理模式和技术架构体系如出一辙,永远无法一劳永逸地一次设计出来。而是通过不断的试验和打磨压测,去无限逼阳春白雪和田间地头的衡点。

达摩院去年在管理模式上的调整,无疑是一次大胆的打磨压测,磨着石头进入前人还未趟过的河。

尽管在业绩压力下,达摩院所研发的产品质量层次不齐,部分阿里云销售线对此颇有怨气。但这是逼最佳衡点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面对问题,总是要好过逃避问题。纠正错误,同样要好过不承认错误。

事实上,达摩院经过一年多的试验和打磨压测后,今年开始有所调整,实验室不再背营收KPI,朝着衡点迈进。

3、华先胜其人

此次人事变动,在科学家圈内讨论最多的无疑是华先胜其人。

企业高管招聘市场有一条不成文的共识,即兼具「技术花瓶」与「业务经济适用男」属的科学家,是高招市场最受欢迎的一类人。

如果一位Fellow级科学家,其发明的技术,在学术界和工业界有着极为广泛的引用和应用,同时在企业期间,其技术能经得住大规模工程化的考验,个人兼备出色的产品能力,足以让其站在高招的制高点。

如张氏标定法发明人张正友、ResNet作者之一孙剑。

同样满足上述条件的华先胜与张正友、孙剑等人,是国内薪酬最高的AI专家群体,为其他IEEE Fellow级科学家的2-3倍。

在后王坚时代,几乎能与城市大脑四个字画上等号的华先胜,其研究成就在此不赘述。华先胜时代的城市大脑更是实现多个城市落地。

再往前,2015年华先胜团队负责电商图片搜索技术的优化,以图搜商品功能,其承受住了双十一期间亿量级的工程考验,成为了现象级产品。

华先胜,不仅发挥了一个科学家应有的人才号召力,也带来产品上的创新,满足了技术落地的工程需求甚至实现盈利。

回想起来,华先胜在达摩院期间,曾于18、19连续2年参加雷峰网举办的《中国人工智能安防峰会》,这一阶段,也是城市大脑的黄金时期,大规模的视觉应用从交通、公安领域,不断迁移下沉至工业、医疗等领域,走向商业化。

城市大脑在获得各行客户认可后,华先胜也感慨地填写了一首《如梦令》:路远又风高、何惧千山当道。

外界对科学家离任的解读,往往带有几分偏见。

他们不过是为企业、为自身完成了阶段使命,是时候去往人生下一段路途,寻找一个新的答案。

不断寻找新答案,也正是科学精神所在。

关键词: 阿里架构升级 阿里云业务线多 计算机科学家之一 本周获新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