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越通胀越降息!土耳其想打“经济独立战争”

时间:2021-11-25 19:20:07       来源:国际金融报

“我们正生活在一场灾难中。一切都那么贵。我们的货币被压垮了。我们的钱一文不值。”近日,伊斯坦布尔60岁的居民Ayse Kay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通胀飙升,货币贬值,土耳其里拉汇率近日连续创历史最低纪录。

11月23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跌超10%,最低达到13.45里拉兑1美元。在此之前,里拉对美元汇率连续11个交易日创下纪录低点,上周暴跌超20%。

24日,里拉一度反弹7%,不过由于年内跌幅仍近40%,已经成为年内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

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降息以对抗通胀”的政策辩护是近期里拉暴跌的导火索。

官方指标显示,土耳其10月份通胀率达到近20%,但该国自今年9月起仍连续3个月降息。

降息抗通胀?

通常来说,主要经济体将2%的CPI设定为合理水平,超过3%就有物价失控的风险,超过5%就被认定为恶性通胀。

2019年10月份,土耳其的CPI是8.55%,2021年1月是14.97%,到今年10月,土耳其通胀已经攀升至19.89%。

而一般在通胀高企的情况下,央行往往降采取加息措施抑制,但土耳其央行非但没有加息,反而多次降息。11月18日,土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6%降至15%,自9月以来,已累计降息400个基点。

在过去的两年半里,埃尔多安因为政策分歧解雇了三名央行行长,严重损害了土耳其央行货币政策的可信度和可预测性,由于担心央行独立性,外国投资者近年来持续抛售土耳其资产。

11月22日晚,埃尔多安再次表示,加息不会抑制通胀,只会抑制经济增长,升息才是推高物价的凶手。他还进一步表示,土耳其要摈弃传统货币政策,打一场“经济独立战争”。不过事与愿违,里拉汇率进一步下跌。

23日,在埃尔多安与土耳其央行行长会面后,央行发表声明称,里拉大幅贬值“不切实际,完全脱离了”经济基本面,但央行没有暗示会对里拉的崩盘进行干预。

当天晚上,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和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抗议者走上街头,要求埃尔多安及其政府辞职。

埃尔多安已经执掌土耳其近20年,但目前他的支持率大幅下降。根据土耳其领先的民意调查公司Metropoll的数据,10月埃尔多安的支持率下降至38.9%,较上月下降2.5%。在经济日益动荡的情况下,土耳其的两位最高反对派领导人当地时间24日呼吁提前举行大选。下一次选举定于2023年举行。

两月内通胀或升至30%

受通货膨胀影响,今年以来,土耳其物价大幅上涨,其中,食品、交通运输、房价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商品价格涨幅更高。

10月,食物及非酒精饮料价格上涨最多,达27.41%,其次为旅馆、咖啡厅及餐厅25.53%、家具及家用设备23.03%。低收入家庭受到严重打击。

由于土耳其对进口商品十分依赖,尤其是能源和原材料,这意味着货币贬值会迅速转化为更高的进口价格。同时在不久的将来,最低工资可能提高,通货膨胀或进一步上升。咨询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分析师Jason Tuvey预测,通胀“可能会在未来一两个月内升至25%至30%”。

近年来,由于高通胀和低利率侵蚀了里拉储蓄的回报,越来越多的土耳其人将资金兑换为美元和欧元储存。目前,外币存款占该国银行业所有存款的55%,约为2600亿美元,而2018年这一比例为49%。

“对土耳其里拉的信任每天都在减少。”土耳其最大银行之一Akbank前总经理助理克里姆·罗塔(Kerim Rota)说,“没有人愿意在他们的银行账户中持有土耳其里拉。”

分析师担心,土耳其人的美元持有量可能进一步增加,给里拉带来更大压力,并形成恶性循环。

经济学家也越来越担心快速通胀可能给整体经济带来风险。土耳其曾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的准发达国家,2007年,土耳其人均GDP曾达1万美元,中国为0.31万美元。而到了2020年,土耳其人均GDP下降为0.85万美元,中国达到1.12万美元。

当地媒体报道指出,土耳其经济总量虽然名义上每年都在增长,但增长速度赶不上里拉贬值的速度,预计该国GDP今年将跌出世界前20。

多央行已迈开加息步伐

“新兴市场教父”、莫比乌斯资本创始人莫比乌斯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鉴于美国可能会提高利率,土耳其可能不是唯一一个面临货币危机的国家。

野村证券表示,美联储将在未来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对新兴市场而言,将产生不可避免的冲击。

美联储在11月25日公布的11月利率政策会议记录显示,更多政策制定者暗示,如果通胀居高不下,他们对加快结束购债计划,并加快迈向升息持开放态度。

今年以来,已有多个国家赶在美联储行动之前加息。11月24日,新西兰储备银行(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0.75%,为该行10月以来第二次加息。

11月25日,韩国央行将基准利率由0.75%上调0.25个百分点至1.0%。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