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

期市播报:有色、黑色全线上涨 铁矿石触及涨停

时间:2021-11-23 11:50:07       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11月23日,国内商品期货午盘多数走强,有色、黑色系商品全线上涨,锰硅、硅铁双双涨超7%,铁矿石触及涨停,镍锌纷纷大幅上涨。截至发稿,铁矿石涨9.92%,报598.5元。

申万期货黑色研究员丁祖超认为,铁矿石接连两天的上涨是前期价格超跌反弹的体现,焦炭方面,市场可能在交易焦企限产的逻辑,如果主动限产,焦炭的基本面可能会逐步好于焦煤,焦炭价格上涨体现出焦企焦化的利润。

今日消息面

1、国办重磅发文期货公司被重点提及!缓解中小企业成本上涨压力 期市大有可为

2、美联储主席人选初定 鲍威尔获连任提名 副主席是她!如何影响金融市场?

3、嘉能可宣布10万吨级硫化锌产线将停产 伦锌直线拉涨

4、一则传言引发黑色系期货躁动反弹信号?黑色系ETF惨淡已有产品规模缩减超六成

5、OPEC+回应白宫联合抛储:此举将促使重新评估原油增产计划

6、工业金属现货集体升水业内人士:“不用紧张”

7、全面回落!部分地区水泥价格累计降幅150元/吨还将持续走低?专家这么说

延伸阅读  

新湖期货李强:大宗商品未来全展望,明年会有哪些新驱动?

核心观点

1、大宗商品整体向上的周期实际上是没有结束的,但是阶段性因为中国在政策上有一些主动的出清:一是对价格的调控,一是对量的调控;大宗商品价格会有一些阶段性影响,但到明年有可能又会有一些新的驱动出来。

2、对美元的看法:阶段性、中短期可能还会往上,但是长周期会变弱。逻辑是因为全球去美元化是大势所趋,再加上中美之间的关系,未来中国在非美元资产的配置上面会更加多一些。

3、如果纯粹从原油的基本面来看,目前整体库存也是处在很低的位置,到明年一季度之前,可能还是会出现一些短缺的状态。因此对目前油的向上驱动还是比较乐观的。

4、化工整体上可能到明年一季度之前,还是向上的驱动。但是下游的各个链条要看一看,因为整体化工行业大趋势上产能的过剩状态还是存在,消费如果不力的话,会有一些产业的压力。

5、有色金属中,镍、锡这些品种都是值得关注的,都是中国对外依存度比较高,也有一些新基建的故事在里边。

正文

各位嘉宾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能够在这里跟大家讲一讲我们对大宗商品的看法。新湖期货最近这两年基本上是以每个季度一次的方式,向大家来展示我们的市场观点。这一次我们定了一个题目叫做“先供给解胀,后财政解滞”,主要是针对最近一段时间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幅度实际上非常剧烈,在这里面也引起了一些资产配置节奏方面的变化。

我们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在对市场行情做展望的时候观点基本上是看到大宗商品的行情可能会延续到三季度末。那么原因是什么呢?我们每次都会先看一看大宗商品在整个大类资产的周期变化,这个图基本上是我每次讲大类资产配置的时候必放的一张图。从周期节奏上来看,今年整个节奏主线可能就是在商品。去年我们对今年整体定调也是觉得大宗商品有可能在今年会面临一个通胀,所以在大类资产里边,我们也会把它作为一个核心的配置。

当然今年三季度末的时候,其实我们是有一点点犹豫,我们觉得可能大宗商品的行情还会延续。但是我们也知道到10月份,整个政策调控之下,以动力煤(890, 26.00, 3.01%)为主的大宗商品出现了一个比较大幅度的调整。所以,现在我们对整个资产的配置上的观点会有一些变化。

最近一段时间,卖方机构对一个词谈的特别的热:就是滞胀。我刚才也讲到去年我们对通胀这一块关注得比较多。但是目前可能在这个观点上有一点点变化。我们看到政策面主动进行了调控之后,经济也处于下行方向,从纯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一个是经济的量往下走,一个是价格出现了一个主动的调控,有点类似于主动出清的状态。所以说这个节奏从短周期之内,可能大的市场环境有一点点变化。

今年或者说这几年,整个全球市场在大类资产和宏观经济上面有很大的特点,就是趋同性越来越弱。以前我们都知道全球的经济都基本上比较共振,中国经济好,美国经济好,欧洲经济好。但这几年我们看到整个的全球经济分化比较明显,如果以主要的一些经济体的长短期国债的走势以及利差作为一个着力点去分析,我们会发现各个国家交易的核心主线都有点不一样。

比如说以中国目前的长短利率来看,从去年年底开始,中国的长期国债利率和短期国债利率都在往下走。也就意味着从当时的时点上来看,市场上在交易中国经济可能会逐渐的走弱,这一点可能跟美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差异。

美国我们看到最近一段时间,整个经济数据其实很好,整个利率中枢总体上也在往上面走,但是我们看到长短利差也会出现一些阶段性的扁平化。所以我们对美国的经济和目前市场的交易定性是经济现在其实还是很好的,但是市场上有一点点在交易美国未来可能会出现滞胀的预期。

德国有一点不一样,德国长短的利率总体上都往上面走,英国也有这样的特征,特别像英国,我们看到整个利率中枢往上面走,说明市场上交易的是英国可能走向一个趋热的逻辑。当然日本就不用多提了,虽然利率中枢往上面走,但是整个利率还是保持在一个比较低的位置,所以它一直是交易经济相对比较弱的状态。所以我们看到全球的各个主要经济体资本市场上交易的核心主线可能还是有一点点差异的。

01 关于滞涨:中国VS美国

对于中国来讲,很多卖方市场目前对滞胀的关注度非常得高。我们如果看一下最近20年中国的经济周期,我这里用的是PMI12个月的平均值和工业品的价格做个比较。我们会发现实际上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市场有个特征,经济的增速其实已经涨不动了,但是工业品的价格还在往上面走,这其实就是当时典型的有一些滞胀。从美林时钟都会知道,滞胀之后往往都是衰退,实际上2008年之后整个经济就出现了一个快速回落。2009年全球大放水之后,从2010年开始,整个QE1结束之后,我们看到整个经济又出现一个滞胀,物价又在往上面走,但是经济也开始回落。之后我们看到QE1、QE2,6月份一结束之后,整个的经济和通胀又开始往下走。

但是有一点特别的地方就是在2013年、2015年这个阶段,2013年、2015年其实就是整个全球流动性释放对经济的刺激逐渐削弱,经济和通胀都在往下面走,有一点点衰退的状态。衰退之后往往都是一个复苏的状态,但是我们会看到由于中国实施了供给侧改革,直接就跳跃到了一个相对有点滞胀的状态,经济还没起来,但是供给侧改革把物价都给带起来了,工业品的价格带起来了,所以这一点在周期上面会有一点点不一样。

今年我们看到因为“双碳”的因素、“双控”的因素,实体产业开工率大幅下滑,包括疫情的因素,工业品的价格其实涨幅非常的大,但是国内的经济增速却是在往下面走的。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前几天我们看到统计局刚刚公布了PPI数据,依然非常的高。但是统计局公布的10月份的PPI数据因为统计周期的因素,整个煤炭为主的工业品实际上是10月下旬价格开始下滑的,所以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这一点有可能在11月份的PPI里面体现出来。有可能我们会看到的是什么?是一个物价往下面走,经济也在往下面走,纯粹从这两个指标来看,有点像衰退,但是这种衰退本质上是因为我们政策上面主动的调控。

为什么会这么讲?我下面可以讲一下逻辑,主动地做一些出清,体现在量和价两个因素上面。我这里放了一个比较大的图,这个图里面有三条线,这三条线基本上都是产业链的下游和上游的价差。我们会看到这里面有几条线,像黑色的线就是PPI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价差,蓝色的线就是加工工业和原材料的价差,基本上是最近20年里面最低点,甚至是突破了新低。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说目前加工环节的压力非常的大,国常会也是很多次提到了要保护中小企业,其实就是这个原因。

为什么要主动的对价格进行一些调控?我们都知道主要的还是在于大宗商品源头这一块,源头的因素,比如以动力煤为主,最高的价格涨到2,300元、2,400元、2,500元的价格。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如果一个商品的价格在不断地上涨过程中,它会刺激供给端不断的增加。但是实际上我们知道当动力煤价格超过1,000元之后,它的供应就没有增量了,因为超过1,000元之后,基本上所有的煤矿都有利润,能增加出来的供应都增加了。这个时候你的价格再怎么增加,哪怕涨到3,000元、4,000元,它的供应增量也不会太多,但是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带来的结果是下游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也就是说绝对价格的上涨没有带来经济的增长,反而带来了一个经济的压力,就是下游的中小企业。这也是我们政府层面为什么要对动力煤为主的一些品种进行强力调控,如果你不调控的话,它的价格上涨刺激不了供给,但是对下游会造成非常大的压力。

我们看到这个效果也已经凸显出来了,基本上我们看到动力煤价格逐渐向常态化去回归,而且从目前的供应端来讲,也是基本上在不断的呈现一个增长的态势。这样对于实体经济来讲,一个主动的压价行为已经在逐渐地达到目的。

除了价格的压制之外,还有一个量的问题。量的问题我觉得有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两块,一个是我们看到公布出来的“双控”指标,有不少的省份实际上是两个指标一个都没达到。从未来“双碳”的发展方向来讲还是有点压力的,所以说政策面从国内的角度来讲,是有诉求的。而同时从国际的角度也有这个诉求,为什么?疫情的总体缓和有可能会带来海外订单逐渐的削弱。

如果通过PMI订单来看,我们国内的订单状态已经开始趋弱了。如果我们在量上面不做一些调控,未来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会形成我们的产量可能仍然维持高位,东南亚等国家的生产也出现一个回升,而国际上上游的供给弹性相对会偏弱一点,源头大宗商品的供应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弹性,最后又会使整个的产业链呈现一个橄榄状。

中国作为整个产业链的中间环节,将会面临一个非常大的压力。这样对于我们实体企业来讲就会遇到一些问题,第一,原材料的价格压力非常大;第二,整个加工环节的利润压力非常大;第三,下游的需求,大家都在跟其他的国家抢客户,这就对我们整个实体产业形成的压力会非常的大。所以我觉得主动地进行压量,有国内“双碳”发展目标的诉求,也有国际经济形势对我们的一个需求压力的诉求。

我们看一下动力煤。比如说以神华为主,神华动力煤的生产成本只有100多块钱,到了动力煤上了1000之后,我们可想而知基本上煤炭行业的利润实际上是非常高的,但是它对下游的压力以及能够形成的供给实际上是有限的。所以说供给的增量可能就需要通过行政的一些方式去刺激和鼓励一些产能和产力的投放。我觉得这是中国的一个短周期的主动出清状态,一个是在价上面,一个是在量上面。

跟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其实美国在这20年之内的经济周期,还是比较符合美林时钟的一个状态,基本上每一轮的过热之后都会进入到一个滞胀。2003年的时候,当时因为中国经济的崛起,带动美国也形成一个共振,美国在2003年、2004年,当时物价和经济都整体往上面走。但是到了2005年之后,我们会看到美国非制造业的数据开始往下面走,但是CPI依然往上面走,这就是典型的一个滞胀的状态。到了2009年、2010年全球大放水之后也是如此,2015年之后也是如此,2018年之后跟中国有点不一样,它也是符合美林时钟的样子。目前美国的经济现状其实是比较热的,但是美国资本市场上有一点点在交易它的滞胀,这就跟中国的经济存在着一个很大的区别。

当然分析美国经济其实有很多的数据和指标去分析,我这里就用一些比较简单一点的指标大体上体现一下,比如美国制造业的库存数据。我们会看见美国制造业的库存数据,自有库存在不断地出现一些回升,但是客户的库存却出现了一个少有的大跌。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整个美国的库存其实可能还面临着一些类似于库存补库的潜力在里边,当然不一定现在就在做,但是有这个潜力。第二,我们看一个图,就是美国成屋的库存,也是处在有数据以来或者最近20年以来的一个最低位。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我们就会得到一个结论,美国的库存状态和地产,它可挖掘的潜力实际上是非常深的。而美国自从疫情之后,现在整个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其实已经在恢复,而且已经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从这个数据上来看,美国当前的经济我认为它还是具有一个上行的惯性,生产现在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但是目前按照客户端的库存,处于一个比较低的位置,房地产数据也处于一个库存低的位置,表明市场上美国其实是有一个补库的周期潜力在里边。

当然美国可能从政策面来讲,最为关注的还是在于通胀和就业,而这一届美联储的主席更加关注的是就业。我们看到美国的经济数据体现出来已经非常好了,但是为什么美联储主席依然还是总体上保持了一个鸽派的观点?就是因为我们看到如果从2019年年底作为基数,也就是疫情爆发之前作为基数来看,整个2020年和2021年加起来到目前为止,整个非农就业数据还有360万的一个缺口。按照最近的新增就业数据来看,如果按照这种节奏,基本上会对应到明年六七月份就业,大概就业能够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状态。很巧合是吧?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紧缩的Taper,整个节奏也基本上是到明年六七月份结束,如果按照美国的就业数据来看,可能大概也是在那个时段。

其实我们要从美国非农就业数据的整个细分项来看,绝大部分目前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但是有个别的行业,比如说航运行业,它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包括政府部门的就业也是恢复到了疫情前。这个也很好理解,今年航运业实际上还是非常火爆的。而疫情期间涉及到政府部门的雇工需求,还是有很大的量,所以这两个数据总体上比较好,但是我们看到其他的整个就业数据现在缺口依然存在。所以这也是政策面依然保持相对鸽派的观点,这么一个主要的逻辑。

但是我觉得美国的就业数据依然没有达到美联储或者官方的目标,跟以前是有一个本质区别的。以前美国的就业数据得不到改善,往往是因为经济的原因造成了需求端不够,也就是就业市场没有那么多的空缺。但是这次我们看到整个的就业数据,如果以失业率为指标来看,还没有完全恢复到疫情之前比较好的那种三点几的状态,主要是因为供给端的原因。

这里有几个指标大家可以看一下,一是美国的职位空缺数。说实话我不知道它这个数据到底怎么去统计的,但这个数据很有意思,目前美国的职位空缺数基本上是处在我们看到的这十来年最高的位置。也就是说市场上有大量的职位需求,之所以就业不够,是因为供给量不够。

二是美国目前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是明显和疫情之前不一样的。疫情之前整个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大概在62.8%,现在大概是在61.5%左右,如果就差这一个点的话,有可能带动美国就业数据又改善一个点,这一个点还是很吓人的,百分之四点几变成百分之三点几的话,那就非常的厉害了。其他的数据基本上也能佐证,整个美国劳动力市场实际上是处在一个卖方市场的状态。比如说我们看到美国薪资水平的提升,美国目前劳动力的平均工时,可能一天工作八个小时已经不够了,有时候还得加加班,那就说明美国的劳动力市场目前还是处在一个卖方市场。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只要疫情恢复,只要老百姓愿意走出去工作,那么美国的就业数据还会再不断改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可以看到美国未来的经济应该还是会有一个继续向上的改善的状态。那么从这里来讲,中美经济数据如果做个对比,中国因为是先走出疫情,也是新进入到一个弱滞胀的状态,目前又进入到了一个主动的控价压量状态,这种主动的行为对大宗商品的价格还是会形成一些影响的。所以我们今年主要交易的一个通胀的逻辑,在工业品上面,在短周期之内,这个逻辑是有一点点调整的。但这里需要说的是目前政策面调控的主要是工业品,可能关注我们公司核心报告的朋友会发现,最近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们开始把很多的配置已经放在了一些农产品上面。

02 大类资产展望

这里面还可以讲一些其他的品种间的比较,比如说我们刚才讲的中美经济的一个状态,实际上在经济周期里面是有点节奏不一致的。中国之前是有一点点类滞胀,主动调控以后有一点主动出清的味道。美国目前从经济数据来看,我们依然看到的是美国比较过热的一个经济状态。

如果我们做一个比较就会发现,中美两国经济状态的比较跟油铜的价格比较是有很强的相关性的,逻辑在于什么?大家都知道中国是用铜的最大户,所以铜的价格如果从基本面来看,跟中国的相关度会更高,但是原油的价格它对美国经济反应的敏感度更高。所以我用美国的经济数据和中国的经济数据做个比较,然后跟油和铜的比值做个相关性的分析,大家会发现总体上趋势是非常相似的。这也是我们上一次大概6月份左右,在做一些观点展望的时候,我们觉得铜是比较值得去配置的,但是油比铜会更好一点。如果纯粹从油的基本面来看,目前油的整个库存也是处在一个很低的位置。从一些机构的评判来讲,到明年一季度之前,可能还是会出现一些短缺的状态。这样我们对目前整个油的驱动还是依然比较乐观的,可能还会有一些向上的驱动。

当然今年驱动油的因素非常多,包括OPEC的谈判结果,包括伊朗的一些问题,有兴趣的朋友其实可以跟研究员多沟通,微观的东西我们不多讲。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在于今年还是个异常的年份,就是大家关注度特别高的拉尼娜天气,也就是我们现在经常所说的冷冬的状态。

为什么刚才讲我们对农产品特别关注,异常的天气它带来的结果在工业品上面影响的是需求,在农产品上面影响的是供给。前一段时间北方也下雪了,下雪量也比较大,有些工地它就会受到影响,直接影响到整个大宗商品的需求端。但是农产品不一样,一些异常的天气对农产品的生长还是会有一些影响。当然回到油也是一样,油对异常天气的反应相对可能正面一点,因为拉尼娜天气它给北半球带来一个冷冬的状态,很有可能带来的就是原油的消费。

原油的消费在我们国家可能主要的是汽柴油这些品种,但是在美国还有一块是在取暖上面的用途,所以大家现在对异常天气对于美国原油的消费其实是给予了一个非常高的关注度。我们刚才也讲了,拉尼娜天气也使我们在农产品上的关注度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为什么现在要搞“双碳”的控制?现在确实觉得天气比以前越来越异常,这次的拉尼娜天气如果一旦出现了,就是个双拉尼娜,因为去年刚刚出现过拉尼娜,今年又出现拉尼娜,这种连续拉尼娜天气其实频率不是很高,所以我们现在对这种天气的跟踪也是比较紧的。

当然我的题目讲的是供给解胀,财政解滞,为什么我们今年对于财政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却一直没有兑现?我觉得有两个原因,第一,今年一开始大家对经济还是比较悲观的,能够想到的稳经济的手段可能只有财政对基建的一个兜底。但是我们看到今年比较意外的是出口的数据大放异彩,导致的结果就是财政兜底基建这方面的诉求是比较弱的。第二,今年的大宗商品价格涨得太高了,如果说再做一些财政的刺激,会导致大宗商品出现更大的一个弹性,而这个东西会容易失控的。因为当出现了短缺的状态,边际上面需求的增量对价格产生的弹性不是线性的,可能是一个加速度的过程,就像我们看到的前期的动力煤,当然动力煤这个品种我们不多做评判。所以我们在财政刺激上面,因为有了外需的因素,也有大宗商品绝对价格的因素,今年财政上面的发力不是很大。

这也带来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从去年到今年,我们国家在抗疫上面的财政支出,包括兜底经济的支出实际上是很少的,这也为我们积累了不小的财政资源。我们看一下在银行体系里面的财政存款,目前是处在历史的同期最高位,也就是说我们的财力还是够的。而且截止到10月份,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额度还没有发完,以往到了10月份基本上就发完了,今年还没发完,也就是说这笔债发出去以后,财政上面还有一部分资金。所以我觉得财政兜底经济,未来有必要性,也有这个能力。

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外需已经开始走弱了,房地产又处在调控之中,内需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它是个长周期的问题。当然最近在房地产领域,有一些稍微利多的消息,政策面好像有一定的宽松,也带来房地产市场股票的一个比较大的波动。但是房地产总的方向我们基本上也能看得到,要把这个行业变成一个常规化、常态化稳定的行业,而不是把它作为一个经济的支柱再持续10年、20年。

所以说未来在财政兜底经济这个方面,预期还是比较强烈的,有能力,也有意愿,所以说是值得期待的。当然会有一个瓶颈,现在地方政府在做这种基建项目投资的时候,好项目越来越少,这也是我们要持续去关注的。

刚才讲到房地产行业,我们也看得到整个的房地产现在已经进入到一个走弱的状态。所以今年跟建材相关的品种,早些时候我们是有很大担心的。如果需求出现一个两位数的下降,整个建材方面会不会拖累得非常厉害。因为一般供需上面出现两三个点的波动,就已经会影响价格了,出现两位数的变化一定会产生影响。但是我们后来发现“双控”之下,很多品种的供应也出现了甚至超过两位数的降幅,结果这种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幅度越来越大。在不同的时间段,交易的周期和逻辑也不一样。因为之前我们看到整个地产基建数据往下面走,整个黑色出现了一个大幅的调整。但是前一段时间地产的政策好像有一些松动,钢铁品种又出现了阶段性的大幅反弹。所以黑色品种,其实我觉得未来交易的逻辑越来越趋向于短期化,突然间有些政策,有些落地的东西,市场上会快速反应,再去交易的难度就会越来越大,处在这么一个状态。

整个黑色的一个逻辑,我跟研究员也沟通了一下,讲了几个点,我这里就不复述了。我就讲一下其实明年有些干扰因素,比如说明年的冬奥会,二是亚运会,它们都会对一些周边的生产有影响,所以未来这些都会有一些阶段性的因素,包括今年的取暖季这些政策、冬储的政策,到底会怎么样,实际上它都会形成一些阶段性的冲击。可能关注我们报告的人会发现,我们今年在黑色上面做长线的布局策略并不是特别多,就是因为偶发性的因素太多。

再回到商品,就是整个的库存周期这一块。很简单的一个逻辑,当我们看到实体产业的产成品库存在不断地下降,订单在不断地回升,一旦它出现了原材料的补库,大概率就是一个主动的强周期补库,这个时候大宗商品的价格一般会体现得非常强势。2019年底的时候,这个逻辑非常得强烈,券商也都是这么讲,都是这么写。但是2020年初出现疫情以后,一下子把这个逻辑打破了,到了三四月份之后,这个逻辑又重新回来,所以我们看到整个的周期就进入了一个主动补库的周期。但是我们看看现在的状态,产成品的库存基本上横着了,也没怎么去。原材料库存补了一波之后也维持在一个高位,最要命的是新订单的数据在往下面走。这个状态会让我们变得稍微谨慎一点,尽管全球的流动性还是很宽松,但是我们感觉订单下滑可能还是会引起大宗商品的价格和工业品的价格会出现一些阶段性的波动。

最近一段时间大家热议的还有一个就是美联储的政策,我们刚才也讲了,中国出现了一个主动阶段性的类似于出清的状态,但是全球大环境还是要关注一下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变化,我也复盘了一下2013年之后当时那一波的Taper数据。大家都很担心,美联储一旦进入到Taper之后,甚至后面加息,甚至缩表,整个的风险资产是不是一泻千里了。

其实我们要看看2013年之后,整个大类资产的变化并非如此。2013年好像是5月份,美联储释放Taper信号,但是我们看到商品和美股表现的基本上是一个震荡的状态。到了2013年底的时候,真正就进入到跟现在一样,11月份就进入到开始缩减资产购买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什么?美元先横着走,之后是美元一路上行,而大宗商品是先扬后抑,美股其实总体上还是在往上面走的。这个也很好解释,美股这10年基本上就没怎么跌过,基本上就是在涨。

所以说这个跟我们现在谈到的美联储的Taper实施之后,对大类资产的影响,第一反应实际上是不一样的。大家都觉得Taper之后是不是商品价格会大幅下滑?好像不是这样,至少历史上出现过的这一次还不是这个样子。所以我们不能看媒体一说紧缩了,然后就大跌。甚至我们看到美联储到了后来2015年的加息阶段,大宗商品的价格都是在往上面走,为什么?因为加息就代表着美国经济肯定是很好,连续的加息就是说美联储在不断地紧缩。这样经济的强势实际上是带来了大宗商品的一个向上驱动。所以Taper开始执行之后,对商品的价格或者大类资产的价格影响,可能还不能一概而论。

对于美元大家其实是比较关心的,我觉得上半年的时候,基本上很多的券商都在讲美元会进入到一个熊市,都会有一个七年的周期。我自己的看法是这样的:

第一,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国的经济数据依然是全球最强的,而且可预见的未来一段时间之内,可能还会延续一段强势。如果我把美国的经济数据跟欧洲的经济数据做个比较,总体上我们看到它跟美元的关系在方向上面还是比较一致的,但是在驱动弹性上面差异特别大,有的阶段可能波动会非常大。因为我这里只是对比了经济,没有对比它的货币和当时的货币政策。

第二,最要命的一个点是什么?最要命的一个点是我们现在大家都在讲,全球疫情的逐渐控制,实际上最近一段时间欧洲的疫情恢复到了最高点,欧洲现在整个的疫情数据已经达到了之前最高点的位置,而美国的疫情数据是在不断的改善的,所以这一点需要我们警惕。因为我们很多人可能感觉全球的疫情是不是被控制住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欧洲的疫情实际上是处在一个最坏的状态。

我对美元的看法可能总体上是这样的:阶段性、中短期可能还会往上,但是长周期是会变弱。逻辑是因为我觉得可能全球去美元化是个大势所趋,当然这个周期会比较长一点。再加上中美之间的关系,未来可能中国在非美元资产的配置上面会更加多一点。

我觉得可能未来中国对外依存度比较高的这些品种,还是值得去关注的,比如铜。为什么?中国现在持有了很多的美元资产,持有了很多这种二级市场的资产,比如说各个地方的债券。其实中国真正应该去持有的,我倒觉得不一定是这种金融资产,而是一些实物资产,特别是中国对外依存度特别高的资产。你拿着那么多美元,你也搞不清中美之间的关系将来会是紧是松,在金融上面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最近一段时间,国内的有色金属也在抛储,好像是说有的有色金属抛储出来的货还是九几年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多买一些这种资产,其实存放在那里5年、10年、20年也不会受什么影响,它反而会成为一些硬资产。所以我觉得将来对外依存度比较高的资产上面,实际上是可以值得关注一下的。

阶段性来讲,我们觉得农产品也还是值得稍微关注一下的。因为最近的指标,从11月份开始,PPI有可能就会见高点,开始往下走,但是我们看到CPI最近一段时间有点触底,特别是生猪行业,今天没有专门讲生猪,生猪这个行业现在也处在一个普遍亏损的状态。

这几天新闻里面其实也提到,对于生猪还是要保持这个行业的稳定性,总不能说企业亏损幅度很大,然后再来一步去产能,又进入到一波猪价疯涨的状态,这个东西肯定也是不太好的。

所以我觉得最近一段时间,可能农产品的价格对我们来讲还是有一些关注点的,CPI的价格现在也有企稳回升的迹象。我们觉得大宗商品整个向上的周期实际上是没有结束的,但是阶段性因为中国在政策上有一些主动的出清,一个是对价格的调控,一个是对量的调控,大宗商品的价格可能是有一些影响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影响可能是阶段性的,到明年有可能又会有一些新的驱动出来。我是觉得政策面把量和价控下来之后,实际上相当于给我们的经济增长又提供了一个低基数。明年在经济的保增长上一定还是有一些动作,这样对于整个消费端来讲,还是有一些看点的。

另外一个点就是新能源、一些新领域。现在大家总是会提到一些新经济上面的投资跟传统经济上面的投资是有很大的区别,但是我自己看的话,其实新经济领域还是有很多的点是跟大宗商品挂钩的,比如新能源汽车。

今年我们从年初的有色金属里面特别关注的一个品种就是电解铝,电解铝的供给端有高耗能的故事在里边,需求端有太阳能、新能源汽车轻量化这些故事在里边。但是给了电解铝过高的利润之后,又出现一个大幅的修复。我觉得可能未来等动力煤的价格趋稳以后,它可能价格也会回归常态,保持一个行业的常态化利润,之前这个高利润确实也比较高,六七千块钱、五六千块钱,有点吓人。

像镍、锡这些品种都是值得关注的,都是中国对外依存度比较高,又有一些新基建的故事在里边。黑色我刚才也讲了,整体上短期的逻辑比较多,长期逻辑我们就不多提了,因为地产毕竟往下面走。

化工整体上可能到明年一季度之前,我们看到的还是向上的一个驱动。但是下游的各个链条还是要看一看,因为整体化工行业大趋势上面产能的过剩状态还是存在的,消费如果不力的话,还是有一些产业的压力在里边。农产品是我们阶段性去关注的一个品种。

其实还有一个品种就是贵金属,也是我们长期在紧盯的。为什么呢?我们看到通胀的价格已经涨得很高了,但是市场上长期以来一直在交易的是美联储紧缩的逻辑,却没有人去交易通胀的逻辑。但是回头一看通胀涨了这么多,会不会有一些修复的行情。之前美国的通胀都干到这么高了,你的黄金一点点反应都没有,我觉得好像是过度来谈美联储的政策,而忽略了通胀,所以我觉得黄金从长远来看,可能也是值得我们去看的。当然有人会把它跟比特币挂钩在一起去讲,我们就不多提了,比特币这个东西目前来看也谈不清楚。

总体上我们对明年大类资产的一个看法就是这样,因为时间有限,可能中间有些细节也没有谈得特别细,如果有需要可以跟我们新湖期货联系,谢谢大家。(来源:对冲研投)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阅读下一篇